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動態 > 圖片新聞
[青年人在基層]朱單:高原那些事兒
发表日期: 2012-08-09 作者: 何奕忻 文章來源:綜合辦公室
打印 文本大小:    

爲貫徹落實“走轉改”活動精神以及深入開展本網特別策劃“青年人在基層”系列專題報道,8月4日至8日,本網編輯陪同中國科學報記者奔赴四川省阿壩州若爾蓋縣,就野外工作開展情況采訪了成都生物所生態中心朱單博士,下圖爲朱單博士正接受記者采訪。

談到野外科研工作時,朱單覺得會遇到很多困難,但更多的是解決困難後的開心。

1

情懷是什麽?

情懷,可能是退伍多年的軍人們重逢後再唱當年嘹亮的軍歌,可能是海外遊曆多年的學子踏上故土,甚至可能是離別多年的戀人在街頭邂逅…當這些場景發生,心裏所泛起的那種無法言說卻又眷戀的情愫。而對于成都生物所生態中心的青年科研工作者朱單來說,青藏高原的那片藍天白雲,則是他心中最美的情懷。

從2005年進入成都生物所,朱單便一直在進行高山湖泊和濕地的碳循環研究,位于青藏高原東緣的若爾蓋濕地則是他科研工作的“主戰場”。在若爾蓋近8年的科研生活,讓他覺得若爾蓋已然成爲另一個故鄉。

“這次去青海省瑪多縣做了10多天的湖泊取樣,車子在路上被陷兩次,那些地方沒有信號,天氣也比較寒冷,還好遇到一些好心人。當回到若爾蓋時,我心裏泛起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感覺終于到家了。”滿臉胡茬的朱單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說到,“我們的皮卡車進入若爾蓋不久,看到天上飄著一朵美麗的雲,我把他拍了下來,跟司機說,幹脆給這朵雲取個名字叫‘故鄉的雲’吧。”

給每座山每條河流都取一個溫暖的名字,那是詩人的情懷。常年跑青藏高原的人,會不知不覺變成“套馬的漢子”,給人的感覺會比較威武豪邁,朱單也不例外。當他說出這些細膩而又抒情的話時,我不禁在想,不是詩人才有情懷,而是因爲情懷,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變成一個詩人。

2

落霞孤鹜,秋水長天,這是朱單開展科研工作時常會遇到的美景。

聽起來很美,但若了解高原天氣,可能便不會沈醉于此。因爲高原天氣多變,前一分鍾還豔陽高照,後一分鍾可能立即傾盆大雨。爲了監測湖水和周邊濕地溫室氣體的排放,每次取樣時朱單都得劃著皮艇到湖裏,有時候剛剛劃出去,突然下起雨來,出于安全因素和風雨對實驗結果的影響,又得立馬調頭回到岸邊的牧民家躲雨。

有時候,有地方躲都變成一種莫大的幸運。“有一次在紅原縣采樣,突然下起了大顆粒冰雹。還好在采樣地旁邊有幾株灌叢,我們就鑽進去把帽子帶起,帶著手套保護頭部,冰雹打在手上挺疼。”朱單一邊說一邊掏出手機,從手機圖片顯示,冰雹有大顆粒珍珠般大小。

爲了監測溫室氣體的年際變化,朱單冬天也會去往若爾蓋濕地取樣。冬季的高原,大地一片沈寂,湖面會結上厚厚的冰層。“有一次,我正在用鑿子鑿冰面,鑿了很久都沒有鑿開,後來在當地人的幫助下,鑿開發現冰層竟有半米厚!”朱單告訴記者冬季取樣時會遇到的困難,“如果遇上下雪,回程的公路上會有很多積雪,尤其是回程的下坡路較多,坐在車上,心都是繃著的。”

3

科研工作的困難並非只是艱苦的野外環境。

監測采樣過程中的困難,一方面是技術上的,“前些年在國內做這項工作的不是很多,同行的溝通少,所以很多小的設備都是照著外文文獻中的描述去制作。我們采集溫室氣體的漂浮箱(收集湖面與大氣之間溫室氣體的交換)由于沒有人做過,最開始只能用裝純淨水的塑料桶加以改造來充當漂浮箱,進行氣體采樣。發文章過程中遭遇審稿人質疑,後經過解釋,得到了認同。”朱單說。

另一方面,取樣最好的季節是在夏季,但這個時候正是若爾蓋濕地的旅遊旺季。“只能到處找旅館,又貴又難找。試驗點距縣城30公裏,爲了能取到足夠的樣品,只能早出晚歸,采完樣品後又坐500多公裏的車回到研究所進行分析。”朱單表示,“如果設備先進,便攜式設備在現場就能監測。”

4

不是遇到困難,就會選擇放棄。

“若爾蓋濕地地處高原氣候區和東部季風區的交彙地帶,是氣候變化的敏感區域,對全球氣候變化能起到很強的預警作用。我們做的都是基礎性工作,積累的數據不僅可用于科學研究還能爲政府決策提供參考。”朱單對于目前的工作表示很喜歡,“我們在若爾蓋濕地點位上的深入研究已積累了多年的數據,如果能夠走遍青藏高原采樣,從多方面擴展,做一個系統的立體的研究,服務于科研和政府決策,將是非常棒的一個事情。”

因爲從心底的接受和喜愛科研工作,所以,朱單說“出門在外,只能將就不能講究”。在運載試驗工具的車子被陷時,幾個人就撿來石頭墊好然後一起推;在無人區采樣時,只能風餐露宿;在一次給皮艇充氣過程中,皮艇爆裂導致右手多處骨折…

但在跟朱單聊天的過程中,完全感覺不到這些事情是多大個事兒,反倒是人生的一段美好經曆。在他的博客裏,寫了這樣一段話:“回首這些年在高原上的八千裏路雲和月,方覺光陰如梭,美好的東西總是稍縱即逝,痛苦的事情到頭來也可以津津樂道。好在我們都已經曆過,從此便少了一些遺憾,而在自己人生的地圖上也多了一處足迹。”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