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關注
《成都商報》重走院士路丨體驗野外科考,從觀察一只蛙開始!
更新日期: 2019-08-06 作者: 文章來源:
打印 文本大小:    

  夜間深入樹林觀察各種蛙,在溪流裏尋找山溪鲵的蹤影,聆聽峨眉仙琴蛙的奇妙叫聲,初步掌握蛙類的鑒定方法,通過外形觀察及肩骨解刨來探究“蛙”和“蟾”的不同……2019年的7月29-31日,由中科院成都生物所組織的“重走院士路”野外科考活動在峨眉山景區舉行,9名同學在此次活動中,重走了17年前由趙爾宓院士帶隊的同樣行程和路線的野外科考活動。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野外科考的成都生物所的帶隊老師,恰好就是17年前參與了活動的蔣珂同學。

  當年的學生今天的帶隊老師

  科學始終有人延續

  風起于青萍之末。2002年7月19日,“與院士手拉手”活動正式啓動,趙爾宓院士帶領23名中小學生赴峨眉山進行野外科考。

  那一次活动的影响,或许赵尔宓先生也没有想到。当年参加了该次活动的23名学生当中,就有三名同学后来都直接或间接从事了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其中,薛飞同学,后来考上了赵尔宓先生的研究生,从事蛙类听觉研究;吴耘珂同学,后来考到哈佛大学,从事两栖动物的研究,目前在康奈尔大学与美国农业部联合实验室工作。另外一个同学蒋珂,后来长期跟随赵尔宓先生学Xi,目前在成都生物所李家堂研究員课题组工作,从事两栖爬行动物分类学研究。

  右一爲蔣珂

  基于這樣薪火相傳的影響,中科院成都生物所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特別組織了“重走院士路”的野外科考活動,重走當年的線路和行程,以實際行動傳承趙先生的科學精神。

  尋蛙聽蛙

  在峨眉山打開兩棲爬行動物世界的大門

  29號當天,同學們到了峨眉山景區已是傍晚,正好遇到峨眉山的雨季,持續一天的雨水將峨眉山澆透了。本次帶隊的中科院成都生物所兩棲爬行動物研究學者蔣珂老師說,觀察峨眉山的青蛙,最好的季節大概在每年的5到9月,天Hei之後。在安放好行李後,同學們拿出事先准備好的頭燈、網兜等工具,穿雨鞋雨衣打著雨傘,全副武裝往清音閣走去。

  峨眉山也沒有讓同學們失望,確實是觀察兩棲爬行動物的理想地點。同學們前往清音閣的路上,不斷地發現了正在被螞蟥吸食的峨眉林蛙、背部圖案像樹幹一樣的峨眉樹蛙、味道類似臭蟲的合Jiang臭蛙、隔得遠遠的都可以聞到臭味的大綠臭蛙、皮膚有明顯摩擦感覺的棘腹蛙、大約一年生的峨眉髭蟾蝌蚪、峨眉角蟾蝌蚪等等。而每發現一種,蔣珂老師就及時地對同學們進行現場的講解。每發現一種,同學們都像尋到寶物一樣開心。而在蔣珂老師的講解示範之下,同學們跟這些兩棲爬行動物來了個近距離接觸,敢摸敢聞,完全就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而在第二天的夜裏,同學們的行程,是尋找峨眉仙琴蛙的蹤影,聆聽它們獨特而神奇的叫聲。擔任向導的李叔叔,也在17年前給趙爾宓院士當了向導。在李叔叔的帶領下,孩子們去到零公裏附近的茶山,在走了幾百米的山路後,在一個水潭邊,終于聽到了峨眉仙琴蛙們類似Dan奏古琴的叫聲。而因爲這些蛙挖的洞大小不一,發出的聲音也不盡相同。愛崗敬業的蔣珂老師更是奮力下到水潭,爲同學們捉到了一只,然後現場講解。

  觀察與學Xi相結合

  考察與科普同步進行

  晚上尋蛙,白天學知識學方法。爲了給同學們最豐富的知識和體驗,蔣珂老師還從成都帶了幾十種蛙和蟾蜍的標本,以及顯微鏡等工具,白天不能進行野外觀察的時候,就在賓館給同學們進行知識的普及。

  他教同學們如何結合參考資料,初步掌握蛙類的鑒定方法;通過標本,讓同學們了解峨眉髭蟾,探究其“胡子”的作用;通過外形觀察及肩帶骨解剖,探究“蛙”和“蟾”的不同。用顯微鏡觀察各種蛙的標本,從中觀察每一種的細部特征,又有什麽不同。

  也不是沒有遺憾。30日當天,同學們前往峨眉龍洞河考察,尋找龍洞山溪鲵的身影。但是,同學們一無所獲,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一只。蔣珂老師推測說,龍洞山溪鲵種群數量減少,或許跟附近人工飼養的虹鳟魚逃逸入侵有關,虹鳟魚是食肉的,山溪鲵在它們面前不容易存活。

  最难得的是,蒋珂老师还带了“两栖爬行动物研究祖师爷”刘承钊院士1930-1940年间的野外科考笔记,以及详细的科研日记、論文、手绘图等等真迹。看着泛黄的有七八十年历史的笔记,同学们直观地感受到了老一辈科研人的严谨、艰辛和不易。幸运的是,老先生们的科考事业始终有人继承,17年的初二学生蒋珂是,参加本次活动的9名学生中,即将到华中农业大学生物系学Xi的准大学生李茂良也是。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