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關注
《新華社》重走院士路:峨眉山上尋找蛙界“音樂大咖”
更新日期: 2019-08-06 作者: 文章來源:
打印 文本大小:    

 

  新华社成都8月3日电(吴晓颖 卢璐)盛夏夜骤雨初停,在海拔1300米的峨眉山半山腰,阵阵蛙鸣回荡在山谷中。由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科研人员蒋珂带队、9名中小学生组成的“科考小队”在溪边找到了蛙界“音乐大咖”——仙琴蛙的踪迹。 

  7月31日,“科考小队”在峨眉山合影。卢璐 摄 

  

  清脆悅耳、如玉振金聲,觀察以獨特鳴聲著稱的仙琴蛙,是“科考小隊”此行目的之一。7月底,隊員們從成都出發一路南下至峨眉山,開啓了爲期三天的重走院士路野外科學考察。 

  蒋珂向学生们展示峨眉髭蟾的手绘图。卢璐 摄 

  

  位于四川省樂山市境內的峨眉山不僅是中國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也是研究兩棲爬行動物的科考“聖地”,有已瀕危的龍洞山溪鲵等約30余種已知兩棲動物。我國兩棲爬行動物學主要奠基人之一劉承钊院士,就在此發現了峨眉髭蟾、峨眉樹蛙等兩棲動物。 

  “發出嘎嘎叫聲的仙琴蛙在洞外,咚咚咚叫聲的在洞內,聲音越好聽,說明洞越深。”蔣珂頭戴探照燈,在草叢裏抓住了一只雞蛋大小的仙琴蛙,向隊員們講解它的發聲原理,“仙琴蛙咽部位置有兩個聲囊,相當于兩只喇叭,叫的時候聲囊膨脹産生共鳴把聲音擴大。” 

  7月30日下午,“科考小队”在峨眉山寻找龙洞山溪鲵。卢璐 摄 

  

  “老師,我想摸一下!”“老師,它是公蛙還是母蛙?”小生物迷們很多是第一次參加野外科普活動,圍在蔣珂身邊叽叽喳喳問個不停。特地從家鄉廣元趕來參加活動的李茂良,用“亢奮”來形容與小動物親密接觸的心情。在今年高考中,被華中農業大學生物科學系錄取的李茂良曾多次聯系成都生物研究所,想要參加野外科考,此次終于成行。他告訴記者,自己平日就喜歡讀“大部頭”自然科學著作,以後想從事兩棲動物方面的研究。 

  “看到这些孩子,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蒋珂感慨道。17年前的那个夏天,包括蒋珂在内的24名中小学生在中國科學院院士赵尔宓、两栖爬行动物学者吴贯夫的带领下登上峨眉山,观察龙洞山溪鲵、仙琴蛙、颈槽蛇等两栖爬行动物。 

  “那是改變我命運的三天,第一次近距離接觸科學家,接觸兩棲爬行動物學這一學科。”回憶起當年的場景,蔣珂曆曆在目:當時他讀初二,而兩位老先生都已是古稀之年,卻像老頑童一樣熱情飽滿地帶他們一起爬山、下水、采集標本,在野外每見到一種蛙、一種蛇,就給學生們講解叫什麽名字、有什麽習性。 

  那次活動結束後,蔣珂在書本中或課堂上,遇到自然科學方面不懂的問題會整理下來,隔一段時間,就給趙爾宓院士寫信。“趙老來信必回,有時會叫我去他家裏吃飯,當面給我講解。”蔣珂說,與老先生們的交往、交流,讓他找到了人生目標——成爲像先生們一樣的人,把對兩棲爬行動物的興趣轉變爲專業和職業。 

  如今,32歲的蔣珂已在兩棲爬行類動物分類研究領域深耕多年,接過了老先生們科普知識、科學精神傳承的接力棒。17年前,和他一同參加那次活動的小夥伴中,還有兩位也投身于兩棲爬行動物研究。 

  这次科考,蒋珂将显微镜、蛙类标本,以及“典藏珍品”——赵尔宓的恩师刘承钊院士民国时期的科研日记、論文、手绘图等真迹都背上了峨眉山。 

  “在沒有相機的年代,科考工作者要在野外快速記錄下動物外形、顔色的草圖,回到室內再繪出准確的詳圖。像是畫一只蛙的圖片,至少要一個星期。”蔣珂拿出一張手繪寶興齒蟾原稿向隊員們說道,科考工作雖艱苦,但這些前輩們安于清貧生活,把一生都奉獻給了學科。前輩們說,每當發現學科領域的問題,通過自己的努力解決後,獲得的愉悅感是任何事情無法替代的。 

  “希望讓孩子們感受堅韌不拔的科學精神,教給他們嚴謹的科學研究方法,感悟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之道。”蔣珂向記者坦言,有些影響是潛移默化的,他們要做的,是埋下一粒種子,靜待花開。(完)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